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暗月纪元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二章 诡异的行动
    李斯特出现在英雄家族。

    如果说紫月时代的人类社会,依旧没有突破桎梏,最终仍旧会变成一个不变的金字塔。

    那么李斯特所在的英雄家族便在真正的塔尖,不是笼统的属于上层部分的,被统称为塔尖的那种,而是孤独的,尖锐的,脚下无数底层,转头只见极少的平行者,仰头却再无上层者的那种塔尖。

    所以李斯特知道许多人都不可能知道的秘密。

    就比如王者的秘密。

    这个秘密说起来就像一个极不靠谱的,骗小孩子,还有热血中二病少年的神话。

    简单的总结就是人类在这个时代,会出现一个真正的王者,孤独的,就连能与他平行的人都没有的,唯一的王者。

    当这个王者的称号被真正认定的时候,他便会拥有至高的权力。

    这可不是儿戏般的至高权力,不是像前文明,也不是像现在,人类总是分裂着,每个分裂势力的领头者都公布的那种至高权力。

    这是配合着唯一王者身份的,绝对的至高权力,无人可反对,无人可颠覆。

    为什么?因为神会认定,神会相助。

    听起来非常好笑,不是吗?

    李斯特抿了下嘴角,看了一眼窗外又飘起了雪花。这钢铁血城极端的,无聊的,只有两种变化的天气真是让人心烦,特别是鹅毛大雪。

    因为他会忍不住的想起妈妈,想起她临死之际,苍白无血色的脸,如绿宝石般的眼眸也失去了昔日所有的光彩。

    即便如此,她最后还是用力的握着李斯特的手,说出了这个关于王者的秘密。

    如果不是巨大的悲伤在那时就要将自己淹没,李斯特相信他会笑,会对这妈妈说‘你是在鼓励我吗?妈妈。’

    可是当妈妈讲完这一切后,看着李斯特并不在意的神情时,她竟然将最后的生命力爆发了。

    她猛地坐了起来,紧紧的抓住了李斯特的衣襟,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是真的。我的儿子,你身为英雄家族的后裔,你天生就有踏上王者之路的资格。”

    李斯特下意识的揽住了她,因为她虚弱的连呼吸都困难,更别提做出这样的动作。

    可是妈妈却狠狠的甩开了他的手:“你去争取这个资格,问你的父亲,问你的爷爷,问家族的老祖。如果你不在意,或者畏惧了,你就不是我的儿子。”

    如此严重的话,狠狠的刺痛了李斯特,但他有些惶恐,他何时见过如此模样的母亲?凶狠的像只幼崽被威胁的母兽,而那只幼崽就是他。

    想到就快要失去母亲的庇佑了,李斯特重重的点头,大声的承诺:“妈妈,我一定不会畏惧,我一定会踏上王者之路。”

    “是的,我的儿子。你要踏上王者之路,你还要成为王者。”母亲干枯却还温暖的手落在了李斯特的脸颊,她的凶狠消失了,原本失神的双眼再次露出了无比温暖温柔的目光,一如从前。

    这,就是妈妈最后的遗言。

    然后,她就在这个同样下着鹅毛大雪的夜晚永远的走了。

    李斯特面无表情的披上了斗篷,一把拉上了窗帘,很多次的面对大雪,很多次的假装平静,偶尔流露出脆弱,到底有些不习惯。

    走出营地的房门,星火大队的队员已经聚集在了一起。

    其实自从宣布了匕首行动以来,星火大队忽而变得‘自由’了起来,很少会这样集合。

    当然所谓的自由,只是不再将队员集中起来训练,或者派发任务让队员去完成。

    另外允许队员短时间的自由外出,在报备的情况下也可以带一到两人来到星火大队特别划分的,靠近营地的区域。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剩下的时间太短了,集中的战术训练,还有通过任务去熟悉和地下种族的战斗对队员提升已经不大。

    按照这些队员的出身,在这种时候应该放开权限,让他们通过自己的方式在短时间内最大程度的提高自身的实力。

    这样的用意,星火大队的队员们哪里又会不明白呢?他们当然是各自发挥着‘神通’,也在争分夺秒的提升自己。

    这一次行动钢铁血城并没有公布任何具体的奖励,但也不用公布什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如若立下战功,绝对是一飞冲天的机会。

    而像李斯特这种身份尊贵者,则明白这有绝大的可能关系到王者之路。

    毕竟王者之路是什么?考验是如何?到如今都是模糊的,就算家族老祖都说不清楚。

    可是那一句‘是考验你就有知道感觉到’,就是最好的暗示。

    李斯特的感觉强烈,冷漠的看了一眼那似乎永远热血的,有些傻的韩星,然后默默的站到了队伍中。

    对于李斯特这一眼,韩星则直接无视,他在关注着展翼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众人各怀心思,但统一的情绪却是不耐烦。毕竟按照星火大队的尿性,这一次的集结有可能只是动员安抚大会,在这种时候实在无需动员,每一秒的时间都是宝贵的。

    不过军令如山,已经习惯了钢铁血城规矩的队员们是不会违背命令的。

    在规定的时间内,队员们还是齐聚了。

    就包括韩星一直关心的展翼,在最后的一刻也来了。奇怪的只是,这一段时间放开了手段的提升,星火大队的绝大部分人都显得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可是展翼除了一双眼睛变得更加明亮了一些,整个人显得非常疲惫,脸色也很差,身上甚至还有伤痕。

    他依旧低调而特立独行,到场后站在了队列中一个并不显眼的位置,但按照实力来说,他要站在哪个位置,别人都会让他。

    站好之后,疲惫的展翼就开始闭目眼神,那模样感觉站着都会睡着,露娃关心的看了一眼展翼,地位如她在有心调查之下,竟然也不知道这段自由的时间,展翼究竟去了哪里?又为提升做了一些什么?

    她只知道,似乎有过一个神秘的男人来找过展翼。

    如今看着疲惫的展翼,露娃的好奇心都要爆炸了,毕竟露娃好奇着展翼的一切,对他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好感。

    只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不能询问展翼什么,而且就算问了,展翼也不一定会回答她。

    想到这里露娃撇了撇嘴,心里嘀咕了几句,而在这个时候范佩西已经来到了训练场。

    没有任何的开场白,甚至都没有例行的扫视一眼队伍,范佩西就直接开口了:“列队,跟我走。”

    要去哪里?所有人都有些错愕,这种显得突兀的,也不明原因的事情在星火大队似乎没有发生过,莫非匕首行动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开始了?

    可是出于规矩,也没有人敢询问。只能沉默的列队,在这风雪中跟上了显得更加沉默的范佩西的脚步。

    **

    钢铁血城是有着自己的科技中心的。

    但这种地方一般都是被严格的保护起来,而且没有钢铁血城的极高权限,连踏入半步的资格都没有。

    但今天,一个校官就这样大喇喇的带着一支队伍直接进入了科技中心,沿途连一个阻拦询问的人都没有,仿佛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在这样怪异的气氛之下,一行人竟然直接走到了科技中心的核心建筑前。

    看着这栋建筑,除了范佩西以外的所有人都略微有些激动。

    按照常识,身为战争一线的钢铁血城科技可是比墙内的世界要先进一些的。

    就像眼前这栋核心建筑的墙体就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造的,看起来像是生物材料,又带着一些金属色彩,总之绝对不是大家所熟悉的那些合金。

    来到了这样的地方,大家的想法都是相同的,难道钢铁血城要给星火大队配备最一线的科技装备?

    毕竟不管这些队员的身份再高贵,天赋再出众,实力上也仅仅是以二三阶为主,按照规矩是不可能用上一线的,钢铁血城独家的科技装备的。

    范佩西到了这里也没有任何的解释要做什么?他甚至都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带着队员们进入了这栋核心建筑。

    奇异的是,就连核心建筑门前也没有任何的询问和阻拦,直接就洞开了大门,让范佩西带着队员们进入了。

    穿过了几道长廊,过了不知道多少扇看起来防御能力强悍的门,范佩西终于停下了脚步。

    在这里是一个相对空旷的大厅,大厅中早有十几人在等待着。

    看到这十几个人,队员们就感觉有些怪异起来,因为这十几个人中除了两个明显是医者外,另外的人散发出来的气势全部都是高阶紫月战士!

    这些高阶紫月战士都是钢铁血城的人,因为只有钢铁血城的战士才会带着那种常年战斗的,特殊的煞气。

    好大的阵仗,高层来了多少?为什么这样的事情出面的不是李烈将军?

    队员们满肚子的疑问,按照他们的出身自然不可能被十几个高阶紫月战士吓到,但好奇是绝对有的。

    依旧没有任何的解释,范佩西只是转身发出了一句简单的号令,让队员们依次排队。

    排队是要做什么?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两名医者推出了一台看起来很是先进的小型仪器,然后就直接的对着队列的第一个队员说道:“脱掉上衣,转过身来。”

    第一个队员稍显有些错愕,但还是按照命令执行了,而当他脱掉上衣转身后,医者就从仪器上拉出了一根特殊材料的针头,非常熟练的刺入了这名队员的脊椎。

    ‘嘶’,这名队员轻吸了一口凉气,尽管战斗很多次习惯了伤痛,但陡然被针头刺入脊椎,猝不及防之下还是有些疼痛。

    另外他下意识的有些想要反抗,至少想要问清楚这是要干嘛?毕竟看着连接着针头的管子开始被缓缓的输入混着极少量红色骨髓的鲜血,谁都不可能毫无反应,感觉安心。

    “站好。如果有问题,等一下再问。”在这个时候,一名高阶紫月战士站了出来,低喝了一句。

    高阶紫月战士的威严加上严格的规则,让那名队员终究沉默了下来,不敢再乱动,只是神情还是微微不安。

    “这是一件必要且重要的事情,且你们背后的家族和亲人也都知晓。你们如果不放心,尽可以询问。”或许为了安抚大家的不安,这名高阶紫月战士又解释了一句。

    家族知晓?为什么我们不知道?星火大队的队员再一次感觉有些错愕。

    但钢铁血城不至于用这种低劣的手段骗人,至于家族和亲人更不可能害他们。

    既然如此,那就接受吧。

    紫月战士这种进化的已经和普通人有了区别的战士,保持着旺盛的造血功能,有着造血能力的红色骨髓被依次抽离出来。

    不过两个医者抽取的量很少,装满一根小小的试管便会停止,偶尔遇到女队员便拉起帘子,由女性医者抽取,队伍前行的很快。

    半个多小时以后,所有人的骨髓和血液便被抽取完毕。

    在这个时候,这些队员反而没有了疑问。既然背后的家族都知道,那就询问家族中的人吧。

    只是这种显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举动,总是那么的让人不安呢?

    在这样安静的气氛下,三箱装着骨髓血试管的箱子被合上,这箱子如果识货者一眼就能认出是带着冰冻属性的超阶合金。

    但这样超阶合金箱子似乎都还不够,在场的高阶紫月战士又郑重的把三个箱子放入了一个更大的,材料显得更奇异的箱子里。

    接着一行高阶紫月战士站好队形护送着箱子,严肃的,如临大敌般的走出了房间。

    这是要干什么呢?

    **

    春天的黑暗之港,又是一年一度的出航季。所以码头显得特别的热闹。不过就算是出航季,也还是会有船支归来。

    就在这样来来往往之中,一艘普通的,显得很不起眼的渔船也停泊在了码头,从吃水的深度来看,这艘渔船的收获似乎不错,应该有很多渔获吧。

    有经验的码头商人们已经围了上来,而一名普通的少年背着一个稍显破烂的袋子,和一名围着面巾的女孩儿却在此时下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