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九章:惊人发现
    是的,随着克拉索夫吐露猜测,胡子男亦同样听得全身上下一片冰凉,他不是白痴,白痴也不可能在诅咒空间活到现在,所以很自然的,待从白人青年那获知二人很有可能正处于幻觉状态后,大脑泛起惊涛瀚浪,寒意贯穿整幅身躯,在那越想越怕的惊惧促使下,男人将略显颤抖的手缓缓伸入衣兜,摸索片刻,掏出一把小型折扇。

    “嗯?托奇,你手里的这个是……”

    听着白人青年好奇询问,顾不得擦拭冷汗,胡子男勉强挤出一丝得意笑容,而后手指折扇主动介绍道:“灵异折叠扇,这是我存活几场任务后用积攒生存值所兑换驱魔道具,功效还算不错,分别有两种使用方式,当执行者遇螝时只需展开扇子对着螝用力一扇即可视灵体强弱将其驱散一定距离,而如果将扇子朝自己扇的话则具备破除幻觉之能力,属可持续使用型道具,一场任务能够使用两次。”

    说到这里,见白人青年神色有所变化,胡子男先是一顿,接着才用一幅庆幸口吻继续道:“我之所以兑换这东西原本只是看中其驱魔功能,不料今日驱魔功能没用上,扇子的破幻能力倒率先派上用场了。”

    “克拉索夫,既然你说咱俩有可能正处于螝物幻觉当中,那么现在我就用这把扇子来具体验证一下吧!”

    说罢,不待对方回答,内心早已对幻觉深感不安的托奇便当机立断疑操作开来,在克卡索夫的注视下展开扇面,入目所及,就见扇面中印有一颗赤红螝头,暂且不谈螝头为何物,随着扇面展开,托奇目光一凝,旋即手持扇面对着自己脸孔用力一扇。

    呼啦。

    ………

    伴随着扇面舞动,下一刻,一股寒风直扑面门。

    没想到区区一把小型折扇所扇出的风会如此与众不同,而那股彻骨冰凉的寒风就这样直接吹拂脑门,凉风过后,胡子男除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外,大脑神志竟也在凉风过后凌然清晰远超以往。

    “怎么样?幻觉破除了吗?你看到了什么?”

    见胡子男使用过折扇,克拉索夫登时急不可耐询问起来,先不谈克拉索夫如何面露期待,对面,使用过扇子,托奇开始观察,在那前所未有的清醒神志下瞪大眼睛环顾四周。

    与此同时,镜头切换为托奇视角,定睛看去,就见视野中环境一切如常,现场一切如常,不管是附近景物还是街道设备,所见画面同使用扇子前无甚区别,街道内除自己与克拉索夫外依旧不存半个人影,至于前后方向亦同样在路灯照射下空空荡荡,就连位于街道两侧的房屋店铺也都和最初一模一样。

    “咦?”

    确认使用过扇子后场景依旧,环境依旧,一时间,胡子男表情错愕,除情不自禁咦了一声外,脑海深处亦登时处于喜忧参半状态,是的,首先可以肯定手中折扇效果属实,的的确确具备破除幻觉功能,至于喜忧参半……

    喜的是通过折扇他现已证实自己未中幻觉,毕竟灵异道具不会有假货,这点是所有执行者公认,既然使用后依旧与之前所见场景一样,那便无疑代表最初克拉索夫的担忧纯属多余,而那所谓的忧则是指……

    既然种种一切并非幻觉,那么,人呢?为何依旧看不到人?这座城市里的人都去哪了?

    如上所言,目睹着环境如常,浏览着街道如故,托奇喜忧参半疑惑不解,然对于不知实情的克拉索夫而言他可就彻底急不可耐了,察觉队友不发一言,迫切想要获知答案的他伸手推了推胡子男,继而再次追问道:“喂,托奇,你发什么呆?看了半天你倒是说句话啊?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没什么,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们并未身中幻觉。”

    按照对方要求,随后时间里托奇展开陈述,将使扇子后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告知了克拉索夫,而克拉索夫在听完回答后其反应亦果然同胡子男并无区别,喜忧参半的同时内心更多的是疑惑,疑惑于既非幻觉那偌大城市里又为何空无一人?当然,关于此事二人也不算第一次琢磨,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属于在获得证据的情况实打实心生疑惑。

    话归正题,随着确认结束,虽说仍旧想不通人群为何消失,但至少证实了二人并未身中幻觉,有这一点已经足够,不出所料,待最终确认己方没有受幻觉干扰后,心情轻松不少的两人在度展开前行,沿路面朝另一条大街走去,走了许久,途径数条街道,最终驻足于一家西餐厅门前。

    目前时间已进入夜间19点30分,实际上行走过程中两人便已决定在寻找藏身之所前先抽时间填饱肚子,的确,如果说睡觉还能通过药物强行抑制,那么饥饿却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了,唯有靠吃东西方可弥补,更何况吃饭不同于睡觉,谁都知道睡眠中人是毫无防备的,而吃饭时人至少属于在清醒状态下进行,于是乎,经过一番选择,二人一致决定去眼前这家西餐厅寻找食物填饱肚子,只不过……

    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说话间,走动间,正当深知店内无人的克拉索夫刚要带头推门而入之际,尾随其后的托奇却如无意中发现某一惊人画面般脸孔瞬间一拧,神情赫然一惊,一双眼睛则更是在此刻死死盯向对面,看向几十米外某一街道方向。

    为何突兀惊疑?为何神情惊讶?

    那是因为……

    就在刚刚,就在他即将走进餐厅之时,眼角余光竟无意中看到熟悉身影!

    视线中,对面几十米外正有三人从一辆小汽车中推门而出,两女一男,随着离开汽车,三人马不停蹄径直朝隔壁一家店铺走去,不否认夜晚期间视野受限,但在路灯映照下他仍然清晰目睹亲眼所见,在加之三人身影实在太过熟悉,如此一来,仅仅呆愣数秒,托奇就立即确定了对方身份,或可以理解为……

    目前正集体移动赶往店铺的三个人非是其他,正是和自己同属一队的纪沈两姐妹以及团队队长董邪!

    而此时此刻,宛如有所目的般,三人刚一下车后就这样径直走向某家店铺。

    “喂,卡拉索夫!快看那!你快点看那里!”

    如此惊人发现自然令胡子男震惊不已,惊讶的同时更忙不迭伸手拍打前方,一边拍着即将进门的克拉索夫一边焦急提醒,不愧是资深者,经此一拍,受此提醒,克拉索夫同样反应迅速,甚至可以说就在托奇发出提醒刹那间,本就时刻警惕的他便已匆忙转身回头观望,顺着托奇手指方向看去,青年亦刹那间双目圆睁神情骤变。

    不错,虽然克拉索夫发现的比胡子男略晚几秒,然其所投视野却仍然在短短两秒内捕捉到了画面,捕捉到了身影,恰好看到了那最后一名踏入店铺的熟悉身影,那人不正是董邪吗?

    “这是……”

    目睹此景,正站立于餐厅门口的两人就着这样双双陷入惊讶,个个双目圆睁,真没想到他俩会在这种时候看到失散已久的董邪和纪焚雪以及沈颂音,记忆中,团队自进入任务世界起,卑鄙无耻的队长就立即带着那俩东方女人脱离了团队,行迹消失之下,没有谁知道三人去了哪里,其余执行者亦大多因队长人品问题不曾予以联系,原本克拉索夫还以为对方会找地方躲起来,不料如今却在一条市区街道无意中发现三人踪迹。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跟过去看看?”

    这句话是托奇在扫了眼身旁克拉索夫后本能提出,询问颇为严谨,不过克拉索夫却并未予以回答亦或是决定跟随与否,反倒凝神细看沉默不语,脸孔更进一步风云变幻起伏不休,看其模样青年貌似正处于犹豫纠结状态。

    时间不断流逝,足足过了半分钟,克拉索夫才如同做出某一决定般咬了咬牙,而后对拖奇挥手吩咐道:“走,跟过去,记得保持警惕不要被对方发现,我倒要看看那姓董的到底打算做什么!”

    不错,白人青年现已做出选择,在经过一番踌躇犹豫后最终选择尾随观察,理由不难理解,总体可划分为两层原因,第一,如果说刚刚所见所闻是在不确定自身有无身中幻觉的情况下看到董协几人,以克拉索夫的多疑性格就算打死他他也不会冒险尾随,是啊,万一对方是螝在幻觉中所造假象的话,如此贸然尾随那岂不是自寻死路?道理诚然无错,然巧合的是对方却是在己方证实过并非幻觉后出现,既然如此,答案便无意代表着对方三人并非虚假,而是实打实真人。

    至于第二原因,则在于出现之人恰恰是董邪!

    对方不同寻常,对方并不简单,同时还是整个团队最为聪明乃至每次都能破解谜团找到生路的特殊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