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四号玩家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深夜
    恶,是会连锁的。

    最先犯错的是谁,已经无从考证了。

    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出在男人身上,还是出在女人身上,也属于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情况已经发展至此。

    恶果,自然会由所有人承担!

    无论男女,甚至无论好坏,无论善恶!

    “这个世界的艾滋病比例,在百分之十左右。十个人里,就有一个有爱滋。”

    “结婚率连年降低,离婚率连年升高。”

    “恶性杀人案,qj案层出不穷,家暴比例甚至比帝国还要高十五个百分点。”

    “这里的孩子,有百分之七十八没有父亲,他们是乱搞出来的产物。”

    “这里的单身妈妈贫困率,在百分之六十六左右——这滋生出了大量的灰色产业链。甚至让政府不得不将红灯区合法化,以供贫困单身有子妇女出卖色相,补贴家用。”

    “光鲜的外表下,罪恶滋生。”

    “无论是男人女人,都没个好结果……”

    由电脑搜索出来的数据,让在场除陆铭外的所有人都为之胆寒。

    既然女人不需要道德的约束。

    男人也不需要。

    成家?立业?

    单身不香?外卖不好吃?游戏不好玩?还是纸片人老婆不漂亮?

    这个世界的男女对立,已经发展到了极致——甚至于绝大多数人,都了断了结婚成家的想法。

    “但我还是不明白,这个世界观,跟灭世灾难有什么瓜葛?”

    迪克疑惑问道,高义盛想了想,不由讪笑一声。

    “爱滋毁灭人类?这个也不是不能发生。”

    当然,在这个副本里,这个不能发生。

    因为这个副本叫做鬼镇。

    “看看这个。”

    一旁苏珊的声音,吸引了大家的视线。

    众人向苏珊的电脑看去,能看到显示屏上出现的一个新闻标题。

    “反堕胎法案宣告破产。”

    天***,必然伴随着大量的非婚生儿。

    再加上在这种世界观下,某些姑娘太不自爱,某些男人也太渣,导致某些胎儿,根本找不到事实上的父亲。

    于是乎,堕胎这个产业迎来了大力发展。

    由于世界人口的连年降低,政府为了提升生育率,想要颁布反堕胎法案。

    但这个,与天X解放相违背。

    刚开始进入副本,陆铭等人看到的那一幕,就是这个世界女权主义者的反击!

    她们成功了。

    又一次!

    反堕胎法案宣告破产。

    那么……

    那些婴儿,那些连这个世界的空气都未闻过的婴儿,又该怎么想?

    “婴儿是没有意识的。”

    “他们的执念太过浅薄,根本不足以形成幽魂,更遑论是厉鬼了……”

    陆铭以专家的身份,这般说道。

    但说到一半,陆铭却闭上了嘴巴。

    他想到了科尔,想到了科尔的女友,和那个未出世的孩子……

    显而易见的一点是。

    全球副本系统,已经打破了陆铭原有的三观,而科尔事件,更是刷新了陆铭对鬼怪的认知。

    “我不确定。”

    事已至此,陆铭只能这么说。

    没错。

    胚胎,没有执念,甚至在某些人的道德观念中,胚胎算不算人都要两说!

    但是如果……

    如果!

    真的诞生出了这种异类呢?

    陆铭不敢保证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我觉得,事情的真相,可能就是这样的……”

    高义盛语气低沉道。

    “干涉现象,与副本的本质有关系……大家可以想想,科尔身上发生的事情,本质就是由堕胎所引起的。”

    这也算是佐证的一种。

    不用陆铭开口,迪克已经拍掌说道:“全体注意,就以这方面作为出发点了。”

    “现在,立刻去找!去查!我要看到从现在开始,不,从三天之前开始,这座小镇的所有堕胎记录!尤其是母子同死的记录!”

    “这个难度可有够大的!”

    苏珊不得不吐槽一句。

    以这个世界的情况论,海峰镇打胎的女人肯定不会少了。

    再加上他们是玩家,是异界来客,在这里得不到安防局的后勤支援——想要做到迪克交代的事情,难度高到发指!

    但这不是他们不去做的理由。

    包括高义盛在内,众人纷纷起身,开始忙碌。

    只有陆铭带着希望,漫步到了窗边。

    他抬头,看向远方渐落的夕阳。

    此时此刻。

    海与天连成了一线。

    风景美不胜收。

    然而陆铭,以他那高达十五点的感知,却隐隐能够感觉到。

    真正的邪恶,正于无声中酝酿。

    如同……

    科尔的孩子。

    ……

    医院永远都是热闹的场所。

    生老病死,生离死别。

    生命的诞生,生命的逝去。

    海峰镇第一私立医院。

    院如其名——这里的医疗条件,乃是海峰镇首屈一指的。

    当然,价格也贵。但价格对于一些价格不敏感人群来讲,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哦对了,说个题外话。

    这家医院是以高水平人流起家的,现在这家医院的妇产科,也是医院的牌面之一。

    夜,渐渐深了。

    但对于夜生活丰富的海峰镇来讲,今天似乎才刚刚开始。

    无论是酒吧,还是旅店,都已经开始上人了。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于医院。

    大晚上,打胎,悄悄来,悄悄走,再加上堕胎早就不计入医疗档案中,这种悄悄摸摸的感觉,想想其实还有点儿小刺激……

    第一医院金牌医师,妇产科主治医生卢比奥,到点上班打卡,穿上了洁白的衣衫,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他走入手术室。

    麻醉师已经将患者麻醉——手术台上的女人仰躺着,劈开双腿,腰腹间盖着白布,宛如一头待宰的死猪。

    连接好心电图和血压计,进行yd检查,确定zg位置,然后消毒,上扩张器,插管,连接负压吸引器。

    微不可察的嗡鸣声,开始响起。

    淡黄色的液体,残碎的血肉,以及母体的血液和婴儿的绒毛,被吸管缓慢吸出。

    看着被吸入仪器中的那堆零碎不堪,卢比奥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

    他挥了挥手。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