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系统能有什么坏心眼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不对
    【系统正在检测惩罚任务......】

    陆棠提着滴血的刀,怒目瞪着前方,凶神恶煞一言不发,活像是要和谁一起下地狱似的。

    其实只是在用意念和系统交流。

    “惩罚任务?凭什么惩罚我?你给我报任务的时候也没说插刀任务就是毒舌任务啊?

    当时我拿出刀的时候你怎么不提醒呢?

    现在任务结束了,你告诉我失败了?这是我失败了还是你又一次出错了!”

    【叮!】

    就在陆棠语落那一瞬,系统里响起一个缥缈的声音。

    【系统发送任务时恶意误导宿主,导致宿主任务失败,现在被宿主指出,系统将接受三级惩罚。

    惩罚场面颇为血腥,请宿主假装没有听到。】

    陆棠:......

    上次系统受到惩罚,就是这个声音出来惩罚它的,陆棠琢磨,这应该是系统的上级,于是问道:“它干嘛要恶意引导我?”

    【是这样的,由于上次宿主揭穿系统的漏洞,导致系统受到惩罚并和宿主一起承担惩罚疼痛。

    想要摆脱这个惩罚,唯有让宿主再次被漏洞任务误导并且没有识破系统的诡计,成功接受惩罚任务,如此就解除了系统与宿主的惩罚绑定。】

    陆棠:......

    通俗易懂点就是,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呗。

    可惜系统没爬起来,遇到泥石流给直接拍住了。

    系统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呸!

    这玩意儿一肚子坏水儿!

    “那之后呢?”

    【三级惩罚会导致系统在将来一段时间内无法给宿主发布完整的任务。】

    【等到系统自我恢复完成,将彻底与宿主绑定,他将永久的替宿主承担一半的惩罚,直到宿主脱离系统恢复自由。】

    一下子听到重点,陆棠立刻就追问,“我怎么才能恢复自由?”

    然而脑子里已经没有那个空明的声音,只剩下系统凄惨凄厉的惨叫声。

    陆棠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干脆放弃。

    脑子里思绪一敛,她落回现实,然后就眼睁睁看到周围一圈人都在盯着她。

    目光......惊恐?

    唯有秦墨抱臂立在一侧,皱着眉头瞧着她,一副探究的样子。

    二宝拽拽陆棠的衣角,“少东家,您就是现在弄死他也只能是撒个气,还得把自己个搭进去,少东家冷静点,想要撒气的法子多了。”

    那儿子瑟瑟发抖立在陆棠对面。

    原本被陆棠那样子吓得两腿发颤,现在二宝嫩声嫩气忽然来这么一句,那儿子登时觉得,好像这二宝更加可怕。

    法子多了......是什么法子?

    听说有钱的少爷们都玩的很变态。

    扑通,那儿子就跪下了。

    “真的不管我的事啊,是有人给了我二百两银子和一包药粉让我这么做的。”

    还没审讯了,那儿子就直接招了。

    冯春山看看陆棠,看看二宝。

    是什么导致这陆小少爷在短短数日内竟然发生这么大的性情转变?

    遥想当时他们把他绑上山的时候,他明明还是个沙雕。

    现在怎么就像个杀雕了!

    陆棠:......

    那既然都这样了,“谁指使你的?”陆棠匕首对着那儿子,怒气冲冲问。

    那儿子摇头,“我真不认识啊,我就是单纯的拿人钱财替人办事。”

    冯春山冷笑,“不认识不要紧,长什么样总知道吧。”

    说完,朝背后那五大三粗的汉子道:“给他做画像。”

    那汉子立刻变戏法似的从身上变出了笔墨纸砚,朝桌上一铺,开始按照那儿子的描述画起人物画像来。

    与此同时,冯春山吩咐另外一个手下,“去把云阳酒馆的人抓了。”

    云阳酒馆的小伙计都惊呆了,忙道:“怎么还要抓我们?他不都承认是自己下药了?”

    然而没人搭理他。

    很快这边画像做了出来,冯春山将画像一抖拿给四下人看,有人眼尖,一眼认出来,“这不是云阳酒馆的赵大虎吗?”

    云阳酒馆小伙计使劲儿揉揉眼,然后向后踉跄一步。

    还真是大虎哥。

    大虎哥怎么会让人来诈死在乔家客栈然后陷害乔家客栈呢?

    他是绝对不可能有二百两银子啊!

    冯春山的人直冲云阳酒馆抓人的时候,顾云鹤就在乔家客栈门外。

    客栈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一无所知,正焦灼的等着里面的消息,焦灼的等着县太爷来呢,忽的里面传来声音,说刚刚上去的那人是微服私访路过此地的刑部侍郎。

    那一瞬间顾云鹤惊得脸都白了。

    不敢再多停留,立刻转身离开。

    好端端的,刑部侍郎怎么就来他们这四合镇微服私访了。

    不行,他得去找黄云升。

    冯春山抓了人,带着云阳酒馆上上下下并这爷俩就回清水县县衙。

    虽然案子与乔家客栈无关,但因为人是在乔家客栈出事的,陆棠作为少东家,理应跟着回去做个口供笔录。

    秦墨大咧咧毫无意识直接上了陆棠的马车,上车之后,还不忘指挥,“愣着干什么,赶紧上车啊,你要让刑部侍郎大人等你不成?”

    说罢,又对徐慎道:“你去坐那边那辆吧,这马车挤不下四个人。”

    然后又对宋清湛道:“你怎么也不上车?”

    宋清湛:......

    没眼看的瞪了秦某人一眼,认命的上车。

    陆棠坐在宋清湛和秦墨中间,宛若一只小鸡子似的,幽怨的看着秦墨,但是又因为察觉了这位的身份的的确确不一般,敢怒不敢言,最终只道:“要不我和徐慎坐一辆车吧,或者我骑马也行。”

    秦墨一副好心情的样子,“不用。”

    陆棠:可是我挤得慌啊!而且,我不想在你们俩之间碍事,万一你们兴致来了要干个什么,我要戳瞎双眼保平安吗?

    马车辘辘前行,过了最初的不情愿之后,因着昨儿夜里没睡好,陆棠被马车晃悠着一会儿就困了。

    眼皮争争合合挣扎一阵儿,彻底睡着。

    “刚刚那儿子没说实话,他们爷俩见薛天是受了顾云鹤的指使......”

    宋清湛话没说完,就见陆棠的脑袋随着马车晃动,砰的朝车壁撞了过去。

    然后还不等他反应,秦某人大手一揽,直接把陆小少爷的脑袋摁到了他自己个肩膀处,摁完,手下滑一点,把人箍住。

    宋清湛:!

    他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