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催妆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没的商量(二更)
    凌画觉得身上冷的很,不知是因为外面的雨下的大了,风雨交加,所以她才觉得冷,还是因为她因了宴轻的话,内心极力在他面前隐藏的阴暗被扒开,摊开在他面前,她配不上这个人,非要龌龊的强行要人,才觉得冷。  总之,她冷的有些打颤。  宴轻将伞重新塞回她手里,“拿稳,再掉了,没人给你捡。”  凌画木木然地拿稳伞,一时间心里翻江倒海,说不出来一句话。  宴轻瞥了她一眼,觉得她这副模样,比以前在他面前的所有模样倒是都真实顺眼,他看了片刻,觉得看够了,抬步出了伞外,转身走了。  凌画动了动,没追上去。  云落撑着伞等在二人后方,这时见宴轻独自没撑伞走在雨中,连忙冲上前,给宴轻撑着伞。  宴轻已经淋湿了,他以前最是在意自己身体,因为怕喝苦药汤子,所以,从不让自己着凉感冒,淋雨的事儿他大多数时候都不做,今日倒是破例做了一遭。  云落追上来后,宴轻倒是没说什么,就着他的伞,走在伞下,心里却想着,他才不乐意生病,可别这么娇气,淋了这么两下雨,便染风寒,就算有曾老头给他特制的裹着糖衣的药丸,他也不太乐意吃。  云落偷眼瞧宴轻,见他心情不像是不好的样子,他试探地问,“小侯爷,主子还停在远处,这雨下的太大了。”  宴轻扫了云落一眼,“你想说什么?”  云落小心翼翼,“你怎么又与主子吵架了?”  宴轻冷笑,“吵架?你见过谁家吵架,女人不哭的?”  云落:“……”  他家主子不同于别的女人啊!  宴轻目视前方,声音清淡,低低沉沉,“没吵架,我就是想要她知道,别以为我不说,她便能糊弄我,糊弄了一个月又一个月,这都几个月了,没半丝惭愧之心。”  云落:“……”  有吗?  他看着宴轻,“小侯爷,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主子近来没糊弄您吧?”  宴轻鄙视他,“你懂什么?与端阳待在一起的时候多了,是不是也传染了他的笨脑子?”  云落噎住。  宴轻见云落似乎真的不懂,他因为对云落跟在他身边后,他说东便往东,说西便往西,说不让他告诉凌画的事儿,他便不告诉,很是听他话,他是比较满意的,所以,如今也不介意给他的脑子开开窍,对他问,“你觉得你家主子,对二殿下如何?”  云落眨眨眼睛,“好。”  “怎么个好法?”宴轻问。  云落想了想,“二殿下但有所求,主子都会满足。”  宴轻笑了一声,“那你家主子对我呢?”  云落想了想说,“好。”  “怎么个好法?”宴轻又问。  云落这时隐隐约约有点儿明白了,但还是如实回答,“小侯爷但有所求,主子都会满足。”  宴轻嘴角扯了扯,“这么看,没什么不同,但若我与萧枕同时出事儿,她会先救谁?”  云落一下子答不上来了。  宴轻瞅了他一眼,给出答案,“她会先救萧枕。”  云落在这大雨的天里,想要冒冷汗了,“不、不能的,主子会先救小侯爷您。”  宴轻斜睨他,“你替你家主子保证?”  云落哽住,他替主子保证不了这个事儿。  宴轻冷笑,“你保证不了,所以,乱说什么话。她会先救萧枕,因为萧枕,干系后梁江山,干系千万百姓,而我,一个人而已。”  云落后背冷飕飕,想着必须说点儿什么,连忙说,“主子她,不是慈善之人。若不是二殿下曾经救了主子一条命,主子也不会为了报恩,而帮二殿下。主子帮二殿下,是无关江山百姓的,只是还救命之恩而已。”  良善的人,做不了漕运掌舵使,行走不了这条黑暗之路,也踏不出一条血路支撑起今日的江南漕运和凌家门第。  主子自己,也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良善之辈。  “她不良善有什么关系,萧枕良善就够了。”宴轻语气清清凉凉,“她千不该万不该,非要招惹我。我也不是一个良善的人。谁做皇位,与我何干?天下百姓兴亡,又与我何干?端敬候府祖祖辈辈为天下,到了我这辈,不为天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又如何?谁又能管我?”  云落嗫喏了一下嘴角,“属下觉得小侯爷您是一个良善的人。”  宴轻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转头看着云落,“傻了吧唧的,说这种话,你哪里看出我善良了?”  “您看破了主子算计您,可以不娶主子,但您在她骑快马从岭山赶回来当日,没反悔婚事儿。”云落最先找出这个理由。  宴轻偏回头,“那是因为,她是凌画,你当什么人算计爷,都能让爷娶回家吗?累死她,若是不相干的人,又与我何干?累不死,我反悔了又能如何?谁能按头让我娶?与良善有什么关系?”  云落睁大眼睛,所以小侯爷对主子……  宴轻缓步而行,哪怕身上湿透了,也没影响他的步子,地面上的水渍被他踩的啪嗒啪嗒的,“她会哄人,是她最大的优点。”  云落眼睛睁的更大,小侯爷不是不喜欢主子哄他骗他吗?如今这是说什么?他果然看不懂小侯爷,这时候听他的话,脑子更不够使了。  宴轻继续往前走,云落撑着伞,觉得自己大约真是跟端阳待久了,有点儿笨了,走了一段路后,回到居住的院子,进了院门,宴轻忽然说,“不管她想先救谁,第一个救的那个人,必须是我,没的商量。”  云落脑子空白了一下,跟着宴轻走到门口,推开门进屋,他才理解了这句话,原来是接着刚刚主子先救谁的话说的。  他不明白小侯爷今日为何说这番话,想着必有原因,难道跟与主子在书房里看的宁家卷宗窥探出来的那三件密辛有关?  小侯爷是察觉到了主子做了什么决定?才会有这番话?  云落觉得,他是不是现在就去问问主子,将小侯爷跟他说的这些话,跟主子说说,也许主子聪明,更能明白小侯爷因为什么。  还没等他想好要不要去,宴轻已进了里屋脱了湿衣服,吩咐他,“去让人弄热水,我要沐浴,再弄两碗姜汤,我可不要染了风寒吃药丸子。”  云落应是。  宴轻又说,“我以后跟你说什么,都不许跟她说。”  云落默了默,又应,“是。”  他就知道,小侯爷已经把他当做可以随便倒话的秘密罐子了,且还是封的十分严实的那种。  云落转身出了屋,去厨房吩咐人弄热水送去给小侯爷沐浴,再熬两碗姜汤。  厨房的厨娘试探地问,“小侯爷要喝两碗姜汤吗?空腹喝这么多姜汤,对胃口不好,还是要先吃早饭,然后再喝姜汤吧。”  云落道,“其中一碗,是给主子的。”  厨娘抿着嘴笑,“小侯爷人长的好看,作为夫君又很贴心,掌舵使可真是会找夫君。”  云落汗颜,心想着,两个人比别人更能折腾呢,就是外人瞧不见罢了,他都快辛苦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成为小侯爷倒秘密的秘密罐子的滋味并不好受。  厨房很快就送了温热的水给宴轻沐浴,宴轻将自己泡在浴桶里,吩咐云落,“去看看,她是不是还站在原地,别说是我让你去看的。”  云落心里腹诽,想着您可真是爷,这么别扭,连他这个耿直的人都快被拧成麻花了。既然不放心,怎么就舍得把人扔在那里不管独自回来呢!  云落心里叹气,但还是乖乖应是,撑着伞去了。  他出了院子,沿着原路走了一段路后,果然看到了还站在远处的凌画,她想着小侯爷猜测的可真准,主子可不是还打着伞站在原地吗?也不嫌冷。  他刚要走过去,便看到了一个人披着雨披,冒着风雨进了总督府,步履匆匆,本要去书房,但抬头间看到了凌画,立即朝她走了过去。  那个人身材颀长,虽冒着冷雨步履匆匆,但依旧不失端雅,云落认识,正是外出归来的崔言书。清河崔氏旁支的崔公子,没想到今日回来了。  得,他不用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