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禹道乾坤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静夜思
    飞云宫,七公主等人围成一圈,正在检查抢修“云灵空禁”。

    禁图模型呈圆环状,闪耀金光。但如今绝大部分环壁出现裂痕,还有一部分区域变成黑色。

    七公主等人盯着模型,仔细排查每一处阵图,派人进行修复。但最关键的问题没办法解决,只能眼睁睁看着情况越发恶化。

    这时,百里程云派人回来禀报。

    “六殿下已到东龙城。可他打算先赏玩三日,稍后再来拜访您。”

    “玩?”七公主停下手中工作,气乐了:“他还打算玩?”

    慕容允直接掀桌子,怒叱:“他把穹空大陆祸害成这样,还打算自己悠闲淡定的玩?”

    其他人也火了,要不是打不过昭王,怕是想要合伙给他套麻袋。

    七公主一行人回来后根本没休息,一直操劳到现在,可罪魁祸首竟然打算旁观?

    七公主抬手,安抚众人。

    “让他玩,本宫倒要看看,他能悠闲几时。他要真敢坐视云州坠落,本宫就砸到天都,大家一拍两散!”

    撂下狠话后,她转向慕容允:“那些城主都看好了?”

    “都已经看管起来,消息除却我们自己人,穹空大陆各方都不知晓。”

    “让百里大哥盯着老六,别让他多嘴。他玩可以,但如果敢把消息散布出去,本宫直接跟他拼命!”

    想到这事,七公主的寒心丹效果彻底崩了。

    她们一行接到有人攻击云州的消息,立刻赶回来。

    但陈家老祖出面告诉他们,怪人已经击退,不用担心。

    可随着众人进行云州外围的阵法修复,惊讶发现:作为云州根基的“云灵空禁”居然出现损毁。

    原本他们怀疑是那个怪人所为,但陈家老祖拍着胸脯保证,那位怪人只在边缘地带捣乱,根本没有进入核心区域。

    为此,七公主等人怀疑目标,自然落在六皇子昆昊身上。

    ……

    彭禹和云仙儿留在东龙城。

    百里程云将他们安排在城主府歇息。

    是夜,二人甩开百里程云跟踪的人,自己在东龙城行走。

    东龙城十分繁华。夜幕之下,街道点亮璀璨灯火,仅比千灯之城稍逊。

    云仙儿二人虽然久见千灯之城的绚烂景观,可看到眼前另一番灯火气象,仍不禁感叹凡人的创造性。

    彭禹观察地面,使劲跺了跺脚。

    穹空大陆之所以能悬浮在空中,是七公主将各个云中城连接起来,在大陆周围刻录云禁阵图,将直径七千里的云海拘禁,使得云雾如土地一般坚实,却又没有增加重量。

    “理论上,即便穹空大陆的阵图出现问题。只要提前将云海境内的凡人带入仙城,然后各大云中仙城自我脱离,就能避免危机。”彭禹沉思:“为什么他们这么慌张,甚至打算拉着我们天都陪葬?”

    因为这个疑惑,他不打算马上去见七公主,而是自己在外围进行探查。

    云仙儿陪他行动,时不时用迷天绫魅惑行人,避免二人行藏暴露。

    一个时辰后,两人走上一座高塔休息。

    彭禹坐在围栏上吹风,感受云海之上的冷风,整个人越发精神。

    少女站在围栏前,双手扶着栏杆,眺望下方喧闹的人群:“或许他们没有法力,没有内力,只有百年生死的普通人。但凭借自己的双手,依旧可以拥抱生活,享受每一日时光。”

    “是啊,这些人才是凡人。”彭禹眼神带着欣慰和满足,看到这些下界之民,他才能找到一点熟悉感。

    至于大昆的本国子民。人均修行者,在大昆本境或许看不出什么。可到下界,一个孩童就能抓着一群下界成年人揍。

    唯有看到下界的凡人,彭禹才能联想到地球上的普通人。

    突然,下方射出烟花,空中绽放一朵朵五色烟火。

    噹噹——咚咚——

    伴随一阵锣鼓声,擂台比赛开始了。

    那是以家庭为单位,父亲、母亲带着孩子进行答题。

    看着人们享受天伦,一家人亲密无间,云仙儿沉默了。

    彭禹顺着云仙儿的目光看到那个比赛。

    “你想家了?”

    “我连家在哪里,自己到底是谁都想不起来,又何谈想家?”

    虽然在天荡山的生活很快乐,跟彭禹、颛阳一起玩耍的时光很充实。但夜深人静时,云仙儿总是忍不住仰望夜空,想要在茫茫穹空,寻找早已不存在的阴阳十二天。

    “我记不得父亲,也想不起母亲,就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彭禹犹豫下,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别担心,等你成仙,一切都会想起来。”

    “可是我心里害怕。我自己明白:我之所以无法成仙,不是积累不够,而是我自己在退却,在拒绝。我担心想起曾经的记忆,害怕记忆中的悲惨遭遇。”

    云仙儿天赋过人,之所以迟迟停留在凝神境,便是她自己的心结。

    她既想回忆起自己的身份,可心里又在害怕那段记忆,自我否认,自我拒绝。

    如果跨不过这个槛,她此生无望成仙。

    彭禹默然,几次张嘴都忍住了。

    这是云仙儿自己需要面对的事,他没办法开口。

    默默看着下方的比赛,看到一家三口的互动,不知为什么,彭禹也开始想家了。

    当然,他想的是自己地球上的父母。

    十多年过去了,如果再过几年,自己在这边待得时间,恐怕就要超过地球上的时光。

    为了不让地球上的时光彻底成为过去,彭禹必须每天进行一次回忆,确保自己曾经的记忆不会消失。

    云仙儿想家,他又何尝不想自己的父母?

    云仙儿仰望天空,寻找已经毁灭的阴阳十二天。

    但是,这片夜空根本不存在彭禹的故乡。即便再努力,这个世界的月亮也不是故乡的月球。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云仙儿轻轻吟诵一句诗,配合此时的乡愁,让她越发理解诗人的心境。

    “青莲剑圣的《太白诗集》?”彭禹怅然说:“也是,或许在千年之前,青莲剑圣也如你我一样望着月亮,回忆他的故乡。可惜到头来,他被困于此界,终究无法回归故土。”

    云仙儿扭头看着彭禹,一脸奇怪:“我和青莲剑圣都是天外之人降临大昆,我和他感受相通也就罢了。你感叹什么?你爹对你那么好,你家就在天宫。想回去,随时可以回去。”

    彭禹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

    “行了,继续干正事吧。我们去检查云灵空禁的核心域。”

    掏出无量珠,二人随着一阵风消失。

    下一刻,二人出现在东龙城最核心的地下宫殿。

    连绵数百丈的金色墙壁布满裂痕。

    这道墙壁便是禁制所在,如今已悉数损毁。

    二人面色肃然,加快速度往前走。

    在禁制迷宫的最深处,有一座平铺阵图的高台。在高台上方,不断垂下五色霞光注入阵图。但阵图只有一部分区域被激活。

    云仙儿扫了一下迷天绫,没有发现陷阱后,招呼彭禹走过去。

    高台上的阵图和东龙城息息相关,目前只有几个区域的阵法勉强激活。

    云仙儿盯着阵图看了一会儿,手指落在阵图上,亲手将破碎的仙禁阵法复原。

    随着她的动作,身后迷宫墙壁上的裂痕一点点弥合。

    “成了。如果穹空大陆只是因为阵图原因,我们走一遍修好即可。”少女弄完,乐呵呵拍手,冲彭禹道:“本姑娘可以修。说吧,我帮你这么大一个忙,你怎么谢——”

    看到彭禹阴沉的表情,云仙儿觉得不妙,再度去看阵图。

    自己刚刚修复的地方又出现破损,二人身后的墙壁重新出现裂缝。

    “怎么可能,本姑娘的阴阳仙术竟然修补不了区区一道云灵空禁?”

    “不是你的问题,而是少了一个东西。”彭禹走过来,盯着阵图看了一会儿,又抬头去看上空的霞光。

    “源能不足。”

    源能?

    云仙儿心中一沉:“碧落盘云心没了?”

    碧落盘云心,太微界云海孕育的特殊灵物。此乃碧落清灵之精,可腾空驾雾,轻身御气。若凡人吞服一朵盘云心,便可蜕变仙灵之体,举霞飞升。

    云中城之所以能伫立在云霭之间,便是因为云中城内有盘云心供能。一朵盘云心可以让一座云中城漂浮百年。

    为了让自己的云中城更加持久,各大云城之间爆发了一场场惨烈战争,其目的就是争夺盘云心。这种战斗比大地的山城之战更加残酷。

    彭禹:“他们强力统合各大云城,迫使云中城链接为一座大陆。但盘云心依然是大陆腾空悬浮的必备物资。”

    云仙儿:“可是……七公主一行人敢如此做,手中应该有盘云心的储备才对。”

    盘云心是云海缔结的碧落瑰宝。太微界可以有,其他诸天也有。七公主作为大昆天宫的公主,这种碧落云精应该不少。

    “你姐姐就算准备没有我们充足,但既然她敢下界推动这个计划,至少带了大陆悬空十年的分量吧?更别说云中仙城自身持有的盘云心。这才几年?怎么可能用完?”

    云仙儿说完,又盯着阵图重新修复一遍。

    没多久,阵图又坏了。

    “别费功夫了。飞云宫输送的灵力太少,东龙城的云灵空禁图只能展开一部分功能,托不住整座仙城的重量。所以在负担之下,阵图在一点点崩毁。”

    “就算全力修补,只要能源问题不解决。哪怕将云灵空禁都修好,也会很快坠落。”彭禹闭目沉思,复又睁眼:“他们的储备应该还有很多,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要么储备被污染,要么就是被偷了。仙儿,你还记得吗?太极福地的镇运之宝也被偷了。”

    “你不是说,那个阴阳怪人干的?等等,前番那个怪人来到穹空大陆,你怀疑是他?”

    有可能。

    但这么一想。那怪人是我引到这边的。如果他抢走盘云心,导致穹空大陆坠落,的确是我的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