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快穿之女配要苟住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伯爵大人的小暖炉10
    在雷卡尔久远的印象中,她的本性并不坏,也很疼她的妹妹,故而他没有怀疑她话中的真实性。

    莉莉安见他眼露沉痛之色,不想他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她已经抛弃的妹妹那,便抬手扶着额头,立定不稳地倒入他的怀中,靠装晕来避开他和她之间不必要的对话。

    虽然她有装晕的成分,但她提心吊胆多日,难得能放松下来,假晕也成了真晕。

    雷卡尔扶着她的时候,看着她和她妹妹完全相异的容貌,以及背道而驰的性格,心如止水地招来随行人员抱着晕过去的她离开铁笼,走向他准备已久却无人能入住的公主房。

    隔天,清晨。

    莉莉安从绵软的粉色大床上醒来时,她茫然地坐起身,四处张望着自己见所未见过的华丽环境。

    雷卡尔似是料到她什么时候会醒来般,他站在公主房外,抬起指尖轻叩向雕花木门,温声道:“我是雷,现在方便进来吗?”

    正坐在大床上处于懵逼状态的莉莉安,听到他的声音传入耳后,忙跑到落地镜那整理起自己的发型和衣裙,确定自己非常完美时,扬着灿烂的笑容去开门。

    “雷哥哥请进!”

    从小精通人情世故的她,清楚美貌能带来多少收益和风险,而她一直都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更清楚自己要抓牢变得身价不菲的雷。

    虽然雷不知道她是谁时,对待她的态度像对待冰冷的实验道具,但他认出她是谁后,自己所遭受的待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所有的一切又一切,简直是从地狱到天堂,全都得来不易,她不能记仇,也不能和他撕破脸。

    莉莉安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又该如何表现,她佯装腼腆地跟在雷的身后走,暗自学着她那柔弱的妹妹,轻声问道:“雷哥哥,你吃过早饭了吗?”

    这段时日里,她没吃过一次好菜热饭,难得能过得惬意,自是要怎么舒服怎么来啦!

    雷卡尔落座,看着她乖巧地站在他的面前,温柔地笑道:“厨房那边应该快好了,你且坐着等会吧”

    莉莉安得到自己想要的明确答复后,她笑得眉眼弯弯,坐在他以眼神扫过的沙发后,随手撩拨着耳边散发时,有意无意地展露自己的好身材。

    然而雷卡尔对于她的主动示好完全视若无睹,他垂眸笑得温润而又疏离,如玉指尖轻点着沙发的扶手。

    “你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拿到巫女玉牌的呢?”

    莉莉安听得浑身僵硬,雷还不打算放过她吗?

    想起自己前不久所经受过的摧残后,她脸上的笑容难看得像哭一样!

    生怕重温痛苦的她,忽地拎起华美衣袖,低声抽泣道:“雷哥哥,我说过很多次了,那块玉牌真不是我的,你要相信我啊!”

    这番楚楚动人的作态,完全吸引不到她口中的雷哥哥向她服软。

    因为雷卡尔正笑而不语,似是认定她还再狡辩。

    莉莉安看着他的笑容,内心深感害怕!

    这看似温柔,却令她不寒而栗的笑容,再也不是她所认识的雷。

    虽然以前的雷也笑得温柔,可那笑是真的温柔到了骨子里,不像现在明明坏透底,却仍能装出纯善通礼!

    莉莉安不敢触怒他,只能糯声问道:“雷哥哥不信吗?那雷哥哥还记得我说过的奈奈安吗?”

    雷卡尔没有反驳她,耐着性子回忆了下她之前近乎癫狂的吼叫,笑着回道:“那个从死人坑里复活的贱人?”

    莉莉安面色羞赧,她想起自己之前的样子有多癫狂时,感觉脸都丢光了,而且她还口不择言地骂骂咧咧过,更显得她现在的矫揉造作与之前的神经质判若两人,只得转移话题说起颠倒黑白之事。

    为了挽回丢失已久的颜面,莉莉安细数起自己的过往,努力将自己塑造成勇敢乐观的好女孩。

    先是绘声绘色地描述起,自己如何忍辱负重地在坏透了的安妈妈的手底下讨生活,企图巧妙地博取雷对她的怜惜。

    后是污蔑从死人坑里爬出来的沈心,用咒语奴役她拿着玉牌前去典当行,联络吸血鬼表明新巫女的身份。

    然而对方命令的事,她都如实做完了,对方却一直躲在暗处不现身,故意令她成为明面上的诱饵,吸引血猎全部的注意力,转移走血猎的视线,这才有了她替对方受苦受难的一幕!

    正说得义愤填膺,好似确有其事般,她看到雷抬起指尖扶了下金丝边眼镜时,便懂事地渐止声音。

    雷卡尔微愣,没想到她会擅长察言观色,他从容地站起身,笑着说道:“早点一会就到,我还有事,便不陪你用餐了”

    莉莉安没有出言挽留,她目送雷走远后,嘴角的笑容瞬间消失,内心暗自思索着雷会顾念多久的旧情。

    虽然她曾对雷有过脸红心跳的想法,但她清楚雷喜欢的对象是她妹妹,而不是她。

    今日若换作她妹妹在这,雷定然不会找借口离开,指不定还能聊到床上去!

    莉莉安忍不住攥紧指尖,她身为双生子里强盛的一方,到底有哪点比不过她那弱不禁风的妹妹?

    当初那丫头烧得厉害,还去了贸易渠道不干净的商行,应是活不到现在吧?

    莉莉安抬起左手,缓缓摸向自己的右肩背。

    虽然她的右肩背那什么异常都没有,但她知道她妹妹的右肩背里也有梅花的胎记。

    这些特殊的胎记,除了双生子外,普通人绝不会有,而她和她妹妹身为双生子,是血界里最顶级的血食,不然以她妹妹高烧得都快没命了的状况,哪还能卖得出好价钱呢。

    莉莉安收回手,转身走回房内时,逐渐关合的雕花木门,缓缓隔绝了站在拐角处,正审视着她一举一动的雷卡尔的视线。

    那晚间森冷的月光,越过廊道落在雷卡尔的身上时,他微仰起头靠着墙面,隐在镜片后的羽睫垂下前,可见墨黑瞳仁里流转着淡淡的红晕,浅粉的薄唇微抿,辨认不出喜怒。

    ……

    此刻典当行的后院里,澜斯特正焦急地来回绕圈走。

    眼见他家容貌出众又气度不凡的伯爵大人,正顶着左脸上厚重的巴掌印,淡定地坐在石桌旁品茶的时候,他便不抱希望地扭头看向巫女大人所居住的地方,又发生了什么新动静。

    那地方不知道是第几次,又呈抛物线扔出伯爵大人送给她的珍贵首饰,亦或是华美礼服,再或是各种各样的民间趣玩。

    总而言之,无论伯爵大人送什么进去,全都会被巫女大人毫不留情地扔出来!

    这些都不算什么事,反正伯爵大人家大业大,能经得住巫女大人去造作。

    然而令他感到窒息的是伯爵大人接下来的安排,要他根据巫女大人扔东西的速度,判断她是否需要休息一下再扔!

    澜斯特听到时,特别想以头撞墙!

    伯爵大人啊伯爵大人,您的帅脸挨了巫女大人的巴掌后,不去医治也不生气就算了,还帮着她去胡闹,他看您八成是疯了吧!

    这脑子里没点什么大病,他都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