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乌金坠 > 正文 第 12 章(烧包袱。)
    所以这是喝凉水也塞牙缝么?

    虽说全套的吉服弄错了彩帨确实是件不该发生的事,但这和只负责运送的人不相干啊。

    颐行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看淡了她们的处处使绊子,可事儿落到头上,还是忍不住要为自己叫一声屈。

    “善小主,我要说这吉服不是我预备的,您信么?”她打算心平气和讲一讲道理,“我和您是同一批选秀进宫的,您不知道的定例,我也不能知道。再说我在尚仪局就是个干碎催的,娘娘们受封的吉服几时都轮不着我碰一指头。您也瞧见了,漆盘上是盖着红布的,我哪儿能窥见底下情形呢。您有气我知道,可也要撒对了地方,才不至于让那些有意坑您的人捂嘴偷乐啊。”

    这话要是换了一般人,兴许就听进去了,可这位是谁呢,是绣花枕头的善常在啊。她乌眼鸡似的,盯住了一个,有附骨之蛆般的毅力。大概是因为懒动脑子,加上才进宫不宜树敌,就打定了主意拿颐行作筏子。

    “甭给我扯那些嘎七马八的闲篇。”善常在一情急,连市井里的俗话都出了口,“你还想拿我当枪使?有意坑我不过是表面,人家真要收拾的是你!既然有人瞧你不顺眼,那我何妨顺水推舟,成全了这份人情。横竖你如今是块豆腐,任谁都能咬你一口,也不在乎多我一个。”

    就这么着,颐行的游说没起作用,最后还是给送到吴尚仪跟前,姑姑带回了善常在的话,让“重重发落”。

    吴尚仪看她的目光带着点怜悯,“你怎么又犯事儿了呢,叫我说你什么好。”

    在一个有意和你过不去的人面前喊冤,纯粹是多费口舌,因此颐行连一句辩白都没说。

    一块儿回来的银朱却要打抱不平,“你们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长春宫的全套吉服不是我们归置的,是现配好了送到我们手上的……”

    吴尚仪一道目光斜扫过去,“你还有脸叫板?康嫔和善常在的彩帨错换了,论理你们是一对儿难兄难弟。康嫔才升了嫔位,不愿意这时候处置人,你满以为自己置身事外了?再嚷嚷,就陪着她上安乐堂夹道去,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这算是已经对颐行做出处置了,安乐堂夹道,是英华殿后横跨金水河的一处院落,你在紫禁城的城防图上找,甚至找不到确切的标注。但宫里当差的都知道这么个去处,那是位于皇城西北角,用以安置老病宫人的地方。安乐堂里养病,净乐堂里焚化,可以说是宫人生涯最后的终点。

    银朱听了这话,满脸的不可思议,“吴尚仪,她是尚家人,祖辈上出过三位皇太后!”

    “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皇太后们要是知道后世子孙这么不长进,八成也要伤一回心了。”说得一众看热闹的都笑起来。

    颐行起先一再忍让,到这里也忍不住了,抬头道:“尚仪局不是管教化的吗,怎么吴尚仪头一个口不择言起来,竟敢拿历代皇太后说笑,当今皇上知道你的操行吗?还后世子孙,不巧得很,皇上也是纯悯太后的子孙,你这不光是笑话了我,连带万岁爷也让你折损了,但凡我能告御状,非让你全家跟着掉脑袋不可!”

    向来不哼不哈的丫头,忽然反击起来,闻者无不怔愣。

    吴尚仪确实是得意忘形了,脱口说了那样的话,要是果然有人较真,只怕够她喝一大壶的。

    说到底尚家总是皇亲国戚,这一辈的皇后倒了台,祖辈上的皇后们还在奉先殿里供着。吴尚仪自知失了言,心里多少也存了点畏惧,只是不便在底下人面前跌了分子,强自硬着头皮拿话盖了过去。

    “你倒会牵扯,不知道的真让你糊弄了。闲话少说,今儿起罚你去安乐堂当差,什么时候回来,得看你自己的造化。”吴尚仪一壁说,一壁看向银朱,“你们俩情谊深得很,怎么样,你也跟着去吧?”

    颐行自然不能祸害银朱,没等银朱说话,自己就先抢了话头。

    “银朱今儿当的是康嫔娘娘跟前的差,康嫔娘娘没有发落她,就因她替我叫了两声屈,吴尚仪便罚她去安乐堂,未免擅权了点。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牵五绊六。让我去安乐堂,我去就是了……”边说边转身,腿里打着哆嗦,也要大步流星迈出去。

    她走了,吴尚仪胸口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毕竟三选是自己掌的事,尚颐行的根底怎么样,她心里门儿清。

    这后宫里头,过于出色的女人向来不会被埋没,万一哪天让她得了势,到时候自己再想安安稳稳当这尚仪,怕是不能够了。

    好在处置了,发配到那不见天日的去处,吴尚仪徐徐长出了一口气。

    然而气才吐出半口,忽然见她又折了回来。

    满院子的人古怪地盯着她,正琢磨她想怎么样,只见她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我还有东西没收拾……”

    她前脚进他坦,银朱后脚就跟了进去,虽然忿忿不平,却也无可奈何。

    “姑爸,我还是很着您一块儿去吧。”一面说,一面收拾自己的细软。

    颐行压住了她的手,说不必,“安乐堂那地方我知道,不是个好去处,你留在尚仪局,将来替我活动活动,我还能有回来的一天。要是两个人都进了那里,那才是把路走绝了呢。”

    银朱有点着急,“那地儿全是得了重病的,万一不留神染上,可是要出人命的,您不知道吗!”

    颐行笑了笑,“知道要出人命你还去?”说罢好言安抚她,“我命硬得很,没那么容易死。留在尚仪局,吴尚仪她们还得折腾我,倒不如去安乐堂避避风头,过两天自在日子。”

    银朱叹了口气,“那您不打算当皇贵妃了?”

    颐行讪笑了下,“当皇贵妃之前,我得有命活着。”

    说不准世上离死最近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呢。

    银朱觉得前途杳杳看不到希望,颐行的心思却很开阔,梦想着在安乐堂遇见个半死不活的大人物,经她全心照顾,大人物活过来了,将来一路提拔她,她就平步青云直到御前了。

    不破不立嘛,对于颐行来说,暂时能避开吴尚仪是好事。于是快速收拾好东西,挎上了她的小包袱,一路头也不回往宫城西北角去了。

    宫里没有风水不好的地方,安乐堂也是。

    顺着金水河过来,沿途有丰茂的树木,因离水泽很近,那些花草长得分外肥美鲜艳。成排的大槐树,掩映着一个称不上规则的院落,从外头看上去同样红墙金瓦,和高耸的角楼呼应,相得益彰。

    颐行顺着小径过去,刚走到门前,迎面有太监送太医出门来,那太医吩咐着:“保不定就是这几天,早早预备,瞧着不对劲就送出去。”

    太监连连点头,“那照着您看,是一点儿法子也没了?”

    太医瞥了他一眼,“要有法子,还让你们预备?”

    “嗳嗳……”太监把人送到槛外,垂袖打了个千儿,“我就不送了,您好走。”

    等送别了太医,转头才看见颐行,也没问旁的,上下打量了一通,“新来的?”

    颐行忙说是,“我才到这儿上差不懂规矩,请谙达教导我。”

    太监摆了摆手,“都给发落到这儿来了,谈什么教导不教导。我叫高阳,是这里的掌事,跟着来吧,我带你认认地方。”

    高阳一处一处带着她走了一遍,“咱们这犄角旮旯统共七间房,东一间西一间的分开布置,就是怕身子弱的人过了病气。瞧瞧这大院子,多豁亮!不是我吹,可着紫禁城找,找不着比咱们这里更清闲的地儿。说句实在话,不是病得不成的,送不到咱们这儿来,所以屋子大半是空着的,一个月里遇不上一个。不过要是赶上时疫,那可就两说了,能治的治,治不了的送净乐堂……开头你们姑娘家兴许还害怕,时候长了也就这么回事儿,谁没有这一天呢……”

    颐行本以为安乐堂里到处是尸首,难免有不洁的气味,可转了一圈,病榻上只有两个人,走廊和屋子里充斥着药香,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

    这里当差的人也不多,除了高阳,还有一个小太监并两位嬷嬷。最没出息的地方犯不上勾心斗角,所以这安乐堂,于颐行来说倒是真正的安乐去处。

    生死转眼,当然也是到了这里才见识。

    一个小宫女方十四五岁光景,生得矮小瘦弱,因续不上来气儿被送到这里。先前的太医正是来给她瞧病的,谁知药越吃病情越严重,傍晚的时候还睁开眼,看见颐行叫了声“姐姐”,等到戌正前后一句话没交代,就伸腿去了。

    颐行是善性人,因为她一声姐姐掉了几滴眼泪。

    顾嬷嬷说可怜,“这小娟子没了爹妈,是叔婶舍饭长大的。现如今走了,家里人哪里管她,将来烧成了一捧灰,就是个无主的孤魂啊。”

    颐行听了愈发可怜她。

    净乐堂的人来了,粗手大脚拿白布一裹,一个扛头一个扛脚,把人搬了出去。颐行呆呆目送他们走远,小娟的大辫子垂下来,在搬运的太监鞋面上蹭着,却没人管得那些了。

    家人不收领,更别谈祭拜她。颐行琢磨了下,安乐堂里供了药王菩萨,香火蜡烛全有,连纸钱都是现成的。宫里原不许随意焚烧,但安乐堂这地方山高皇帝远,干什么都不会落人眼。

    于是壮起胆,拿宣纸做了个包袱,挑各宫下钥之后再没人走动了,到金水河畔槐树底下刨了个小坑,点燃了一沓瘗钱。

    小小的火光照亮了她的脸,她合什拜了拜,“小娟,我给你送点儿买路钱。”然后喃喃祝祷,“出门须仔细,不比在家时,火里翻身转,诸佛不能知。”

    说悲痛,当然算不上,不过是对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感到唏嘘罢了。

    颐行小心着火势,一张一张捏了金箔纸放下去。本以为动静不大,不会引得人来的,可眼尾的余光里,忽然出现了一双皂靴。

    那皂靴的主人有道好听的声线,泠泠如刀锋冷露般,不讲情面地丢出了一句话——

    “宫里烧包袱是杀头的罪过,你活腻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