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此女并非池中物 (主要是池子装不下)
    安静的房间里,沈未白站在被血染红的长桌前,不受打扰。  裘老被老鬼点了穴,不仅不能动弹,更加无法开口说话,只能目呲欲裂的瞪着沈未白。  躺在长桌上的男子,神情安详,如同睡着了般,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开肠破肚。  老鬼眼睁睁的看着沈未白用锋利的刀切开了对方的肚子,让器官都暴露出来,又从他腹中取出一块肉瘤,饶是他这一生杀人无数,还是忍不住胃里的翻滚,连脸色都难看了许多。  也正因为如此,他更加难以想象一个养在深闺的公侯家小姐,如何会有这一身本事,还有这过人的胆识与心性?  若真的是天生如此……  老鬼在心中已经不止一次喟叹,‘此女并非池中物!’  ……  男子腹中之物,就是一块病变的肉瘤。  对于现代医学来说,只是一个小的外科手术。但是对于连伤口都只能等着自动愈合,或是用热铁烙下强行黏合伤口的这个时代来说,却是神迹!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沈未白将取出的肉瘤丢到一旁的木盆里,双手灵活的止血,清理腹腔,用薄如蝉翼的刀片,仔细的割掉腐肉和一些坏死的组织。  整个过程,她都十分专注,从容不迫,仿佛看不到那一地血腥般。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沈未白才开始缝合伤口。  缝合伤口的线,她选择了丝线。  其实,用羊肠线更好。  因为羊肠线可以被人体吸收,基本上可以免除拆线之苦。  但是,这个时代并没有羊肠线,要制作的话工序很复杂。  所以,最终沈未白选择的是丝线缝合。  沈未白将绣花针消毒,穿上丝线,将皮肉一层层的缝合起来,那模样就如同是在绣花一般,若是忽略那些血腥,画面还挺赏心悦目的。  此时此刻,裘老已经冷静下来,因为他看到了长桌上男子胸腔微弱的起伏。  他震惊于小少年的手段,更难以相信世界上还有如此鬼斧神工之术!  心中更是被一种巨大的悲痛席卷。  若是他女儿能遇到有这么神奇医术的人,会不会有一线生机?  沈未白将伤口缝好,又擦拭干净,上了药。老鬼整个过程就是打打下手,给她递个东西,端个盆。  此时,见沈未白已经在上药了,便伸长脖子望去,倏地一下眼睛就睁大了,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  那么大的烂肉被取出来,在男子肚皮上的伤口却只有一指长!!!  沈未白没有注意他的震惊,在收回银针的时候,只是在心中想,‘这针灸之术一定要好好研习一下。若是没有封穴止血,在这个无法输血的年代,做外科手术根本就是不现实的。’  将伤口包扎好后,沈未白又叹了口气。  以前她做手术,只负责主刀,其余步骤会有其他人负责,现在无人可用,只能她一个人从头到尾的忙碌。  真是怀念以前的生活啊!  前世的沈未白,并不是职业医生。  但是,也因为一手极高的医术闻名。  一些大人物,会千方百计请她医治,最后成了她的人脉。  为了接待接一些特殊的病人,沈未白自己也开了一家私人医院,整个过程都是五星级的服务。  “老鬼,解开裘老穴道。”沈未白洗干净手后,又脱下身上脏污的血衣,才对老鬼道。  老鬼依言解开了裘老穴道。后者迫不及待的冲过来,探了探男人的鼻息,发现他呼吸平稳,并无不妥。再看向腹部伤口,此时伤口已经包扎,在腰腹部上缠了几圈白布。微微突起的那一掌大小,就是刀口位置。  裘老与老鬼一样被震惊了。  这小小的刀口,对于常在江湖刀尖上舔血的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然而,小少年却只用这么大的伤口,把男子腹中的烂肉取出来了。  “他好了?”压住内心的震惊,裘老问。  沈未白颔首,“害他生病之物已经取出,后面慢慢恢复,自然能好。”  “……”裘老心中有太多疑问,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好在,沈未白十分善解人意,她看出了两人心中的疑惑,于是主动解释,“我让他服下我特制的麻药,可以降低他的痛觉,让他不必忍受剖腹之痛。等药效过后,还是会感觉到痛的,待伤口慢慢愈合之后,便不会再痛。”  至于术后注意,术后调理,以及刀口换药什么的,沈未白会列在纸上,等他醒来之后转交。  刚刚做完手术,男子也无法移动,只能暂住在裘老这里养伤。等下一次沈未白过来给他拆线。  若是中途伤口感染,或是出现并发症,沈未白再设法前来。  当然,只是一般的伤口感染,沈未白已经在药方中写下了解决之法。瑶城中的大夫,也可以解决。  沈未白之所以向二人解释那么多,并不是为了欣赏两人震惊的表情。  她是商人,无利不起早。  这么做,自然是有她的目的。  要收服一个人,首先要做的就是收服他的心。而第一步,就是要让他对你产生敬畏。  对于拥有着超越这个时代各种知识的沈未白来说,这就是她最大的金手指!  裘老听完之后,神情复杂得变了几变。  他没有忘记与沈未白之间的约定。如今,人还活着,不管后面如何,这小少年已经证明了他的话。  “我输了,你想要我做什么?”裘老叹了口气道。  沈未白也不含糊,直接道:“为我效力。”  裘老愕然的看向她,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而老鬼,倒是神色如常,早就猜到了沈未白打得什么主意。  这段时间,跟在这小丫头身边,看着小丫头做的一切,他已经猜到了些端倪。  “你想让我为你打造兵器?绝不可能!”裘老也不傻。让他效力,总不会让他打一些金银首饰。  沈未白淡淡一笑,只是笑容未达眼底。“这是裘师傅欠我的承诺,你认为自己可以拒绝?”  “你!”裘老气极。想不到这半大少年居然如此狡诈。  沈未白一直留意着时间,接下来她还有要事要办,于是也不再耽搁,“裘老不妨冷静考虑,等我下次再来时,咱们再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