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红楼如此多骄 > 正文 第16章 争酒生嫌隙
    却说贾璜不经意间,往店内扫了一眼,突然就说是有了主意。

    随即他也顾不得多解释,挑帘子冲那柜台后面招手道:“齐掌柜、双全,你们出来一下。”

    金氏见他也不跟自己商量,就自顾自的拿定了主意,这心里反倒没底儿了,忙过去扯了扯丈夫的衣角,小声道:“你这么着急作甚,不是说他家惹不得吗?”

    “这会儿你反倒怕了?”

    贾璜得意的回头一笑,压着嗓子道:“放心吧,咱们不招惹,自然有人去招惹!”

    “谁?”

    “自然是……”

    正说着,掌柜、小二便都挑帘子到了后院。

    贾璜与他们耳语了几句,齐掌柜略有些迟疑,那店小二双全却是爽利的应了。

    齐掌柜见状,也只得点头应下。

    这时就听店内有人拍着柜台骂道:“老齐、老齐!怎的还不出来,这特娘还做不做买卖了?!”

    “去吧。”

    贾璜冲店内一努嘴,示意齐掌柜和双全依计行事。

    等这二人回到店里,金氏又一把攥住了丈夫的袖子,激动的拉扯着道:“我的爷,不想你还有这般心计!”

    见妻子眉飞色舞,一扫近来的郁郁之色,贾璜得意之余,不觉又动起了歪心思。

    趴金氏耳边鬼祟几句,却被金氏一把搡开,红头胀脸的啐道:“哪有这般的,你莫哄我!”

    “怎么没有!”

    见她虽羞未恼,贾璜更是精神抖擞,嬉笑道:“这是上回陪珍大爷吃酒时听来的,想来他定是试过的。”

    “呸!”

    金氏又啐了一口:“你跟他能学出什么好来?”

    说罢,又悄悄向店里指了指,示意丈夫留心事态发展。

    同时,她也伏低了身子,顺着门缝往里窥探。

    贾璜见妻子未置可否,恰又弯腰翘起个撩人的弧度,便不依不饶裹缠上去,将体态娇小的金氏,严丝合缝的拘入怀中。

    “嘘!”

    金氏倒也未曾挣扎,只是又抬手指了指店内。

    贾璜心中登时了然。

    只等外面的事情成了,里面的事情自然也就妥了!

    且不提他心下如何蠢蠢欲动。

    却说此时店内又多了个豹头环眼络腮胡的大汉,他半边身子倚在柜台上,怒冲冲的喝问着:“往日半夜都还有酒卖,偏今儿就卖的这么快?!且老子天天来你这儿吃酒,怎就不给你家二爷先存下一壶?!”

    “这实是……”

    “慢转身!”

    齐掌柜正满脸赔笑,店小二双全便吆喝着,把一壶酒摆在了来顺面前,嘴里道:“上等的桂花酿一壶,您二位慢用。”

    “嗯?!”

    那络腮胡汉子听着动静,登时挺直了腰板,看向背对自己的来顺、焦大。

    虽瞧不见正脸,但从衣着打扮上,不难分辨出二人都是国公府里最低等的杂役,且身上脏不拉几的,显然也没什么好差事。

    当下这汉子就将牛眼一瞪,高声大嗓的骂道:“入娘贼,这不是还没卖完么?!”

    说着,他摸出块碎银子,走过去抛在焦大身前,一面伸手去抓那酒壶,一面咧嘴笑道:“老的老小的小,能吃出特娘什么好来,这酒还是二爷得着吧!”

    “呸~”

    焦大转头就啐了他满头满脸的地三鲜,嘴里骂道:“哪儿来的臭虫,这腆着脸往你焦爷爷桌上爬,还真特娘把自己当盘菜了!”

    那汉子抬手往脸上一抹,那眉毛眼睛全都立了起来,撸胳膊挽袖子的咬牙道:“臊特娘的,今儿还遇见横茬了!来来来,让二爷称量称量,看你们的骨头能有多硬!”

    那边厢来顺也是见惯了阵仗的,早抄起条凳把焦大护在了身后。

    眼瞧着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后门外贾璜夫妇都看的是血脉偾张。

    他们连体婴儿一般屏住了呼吸,只等来顺被那汉子狠狠教训之后,便要去堂屋里肆意欢庆一番。

    至于那汉子吃亏的可能性,他们却是完全没有想过。

    醉金刚倪二横行乡里十数年,靠的就是以一敌十的勇力,似来顺这般毛头小子,又岂会是他的对手?

    然而……

    就在贾璜夫妇满心期盼着,来顺被打翻在地的时候,那醉金刚倪二脸上的狞笑,突然就僵住了。

    紧接着,他先是讪讪退了两步,又把撸起来的袖子褪了回去,然后满面堆笑道:“原来是顺哥儿,这、这我方才真没瞧出来!”

    说着,倪二又冲焦大深施了一礼,满口道:“老丈,方才是俺唐突了,还请您老多多包涵!”

    这……

    贾璜低头看看金氏,金氏却也正抬头看向贾璜。

    夫妇二人心中同时冒出一个念头:外面那礼数周全的汉子,当真是醉金刚倪二?!

    谁知这还没完,倪二又奴颜婢膝的往前凑了半步,佝偻着腰冲来顺媚笑道:“顺哥儿真是好眼光,这桂花酒是皇商夏家酿的,错非打着国公府的名头,璜大爷怕都未必能拿的到货呢。”

    瞧他不像是要麻痹自己,然后再趁机偷袭的样子。

    来顺便放下了手里的条凳,狐疑道:“咱们认识?”

    倪二一愣,随即露出恍然之色,把头摇的拨浪鼓仿佛:“不认识、不认识,我只是听说过顺哥儿的名头。”

    这那像是不认识的?

    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时那倪二又深施了一礼:“我还有事,就不耽误二位用饭了。”

    他躬着身子往后退了两步,随即一扬手道:“齐掌柜,顺哥儿这桌先记我账上!”

    最后又丢下一个笑容,倪二这才匆匆的去了。

    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来顺和焦大面面相觑,却怎么也弄不清楚倪二这前倨后恭、来去匆匆的,究竟是个什么路数。

    而后院的贾璜夫妇,则更是陷入了云里雾中。

    醉金刚倪二是什么人?

    最是混不吝的泼皮无赖!

    若当面恼了他,贾璜自付都未必能够善了,却怎得一认出来顺,就从怒目金刚变成了谄媚奴才?

    尤其是最后躬身倒退那几步,简直把贾璜和金氏看懵了。

    这人真是倪二吗?

    不过两人疑惑之余,倒也得出了一个共识:来家果然不能轻易招惹!

    “别想了。”

    贾璜推了推金氏,冲店内努嘴道:“赶紧把柜上的现钱取来,我还急等着要用呢。”

    “你有手有脚的,怎不自己去?”

    金氏横了丈夫一眼,见他面上讪讪的,知道他是心虚不敢面对来顺,于是收住了话头,愤愤的丢下一句:“晚上莫挨着我睡!”

    然后挑帘子到了店里。

    她虽嫌弃丈夫怯懦,可自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一面轻声软语的吩咐齐掌柜取银子,一面忍不住偷眼打量来顺。

    可也巧了。

    来顺见她去而复返,也正投来探究的目光。

    这四目相对,双方都恍似被刺了一下,忙又错开了视线。

    一个想着:坏了,他是不是瞧出什么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一个暗道:奇怪,那妇人怎么又在看我,莫不是有什么想法?

    他二人各怀心思,就连正嘬牙窟窿的焦大,也隐约察觉出了异状,狐疑的问:“小子,你这又怎得了?”

    “没怎得。”

    来顺冲他挑了挑眉,半真半假的笑道:“约莫是撞见识货的了。”